江上清风游

相遇即是缘,愿每个人都拥有最好的结局。

【网王同人】大石和他家的小吉他

给 @赤¢眸 的生贺!

一个关于大石宠他家小吉他精的故事。

故事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无脑甜文,逻辑没有,细节不要在意。

文渣求轻喷。

不喜欢就跟我说。

————————————————

(一)犹恐相逢是梦中

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木地板上,站起身来环视一周,是你最熟悉的地方,面前的床上安静地睡着一个人,被子跟随他平稳的呼吸有规律地起伏着。

同样地,这个人也是你最熟悉的人,自从你有意识以来,他几乎是你的全部世界。

你轻轻踮脚走了过去。

虽然你一直都知道他很好看,但如此近距离地观察还是第一次。略微带点卷的头发安静地贴在枕头上,肤色是很健康的白,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

你是他家的吉他,嗯,是个吉他精,今天满十五岁,刚能变成人形。他叫石毅,从青春学院毕业没多久,才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生活平淡却安定充实。

你常常像此时此刻这样注视着他。他是一个很好的人,踏实,认真,温和,细致。租来的屋子只住了他一个人却依然打理得井井有条,与你见过的其他同龄男生大相径庭——比如那个鞠万。和他在一起,你一直感到无比安心。看得出来,他爱音乐,也爱他的吉他,你想,这大概就算是爱你吧。他从来不舍得你被磕着碰着,也不会让别人乱动,每天都会细心擦拭掉你身上几不可见的灰尘,然后把你抱在怀里,转轴拨弦,轻轻吟唱些好听的曲子……

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男孩子啊。

你突然觉得暖气有点热。

正当你神游天外之际,他长而翘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然后那双漂亮的眼睛睁开了,然后……

他飞快地坐起身,手猛地抓紧被子,盯着床前站着的你,良久,空气仿佛凝固。

你觉得他似乎压抑着想叫出来的冲动。

你站在原地不知该做什么了,嘴张了张,说出了第一句话:“大石……我是你家的吉他。”

“啊啊啊我真的是你家的吉他啊不是小偷什么的!”

“今天我十五岁了所以终于可以化成人了但是只有一天!”

“那也没关系啦反正是和你在一起。”

“不要表现得这么惊讶啊大石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吉他又不会吃人!”

“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啊!”

“不……不用了!”他仍是一脸惊悚地看着你,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你的话,也许是接受不了吉他突然变成了一个女孩,更接受不了眼前一个活生生的女孩再变成吉他。

“好吧。”你噗地笑出了声,伸出手腕,一个浅浅的吉他印记覆着其上。

 

(二)洗手作羹汤

你似乎还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怕不是一醒来就看他看傻了。

急急忙忙地跑出屋去,带着点兴奋。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你倒是很清楚卫生间的位置。

镜子中的你并不像各种套路故事里的女主人公那样倾城绝色,但胜在可爱灵动,你冲镜子努力摆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笑容,脸泛着点俏丽的粉红。你借水洗了把脸,然后对着镜子眨了眨眼,水珠服帖地顺着脸颊滑下,眸子更明亮了,你又掬了捧水,银铃般清脆的笑声被淙淙水声掩盖。

做人好开心啊,今天一定要每时每刻都开开心心的呢。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他已经换好衣服在餐桌前坐着了,一手支着下巴,胳膊放在桌子上,直直地看着你,让你感到有点无所适从。

你猜他心里想的肯定是“不是说建国后不能成精吗你是怎么冒出来的”这种东西。

他却说了句令你意想不到的话:“饿吗?我去做饭。”

其实你感觉不到饿,但他既然提出来了你怎么会客气呢?

“嘿嘿,饿。”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你觉得有点无聊。跑到厨房门口透过玻璃看,一眼看见的就是围着围裙的他在切西红柿,身侧是打好的鸡蛋。做完这些之后,他往锅里倒了点油,预热,然后开始炒鸡蛋。等到鸡蛋半熟时盛出来,再往锅里放西红柿,汤汁渐渐冒出,他又将鸡蛋重新倒进去,加葱段、出锅。

你舔了舔嘴唇。

然后他烧一锅水,换了个案板,揭开旁边盆子上的保鲜膜,拿出一个面团,把它擀成片,开始细细地切面条,刀法娴熟——看他做饭还真是赏心悦目呢。水烧开,下面,一气呵成。

你溜回餐桌上。不多久,看见那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视线里,手上端着两碗面,香味瞬间溢满了整间屋子。

顾不得烫,你抄起碗上的筷子,一夹,好长的面……只有一根……

这叫什么来着,你在脑子中搜索词汇,嗯……是长寿面!

“大石你太厉害啦!!!”

他微笑,颊边漾起好看的酒窝:“过生日自然要用心些。”

蒸汽氤氲缭绕。白玉般的面条,橙红的浓汤,鸡蛋泛着金黄的色泽,入口弹滑,味蕾的极致享受,一碗看似普通的西红柿鸡蛋面竟然这么好吃!

面前这位不是打网球的吗?

神仙下凡啦!

吃着吃着,你突然抬头:“为什么这么快就信任我了呢?还对我这么好?”

“你说你是我的吉他,而且你不是只能……待一天吗?”

“那过了今天可别把我扔了啊!”你鼓起了腮帮。

他莞尔:“你觉得我像这样的人吗?”

不像!

你觉得世界上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

 

(三)故人万里,归来对影

等他收拾好碗筷,你披上了件羽绒服,不像吉他,倒像个团子。

“大石,反正今天放假,我们出去玩吧。”

“可以……等等你的衣服是哪来的?”

“喂,当然是我变出来的!要不你以为我一开始穿的衣服是偷来的吗?”

“好吧。”他思考了一下说,“我教你打网球怎么样?”

“啊啊啊啊好!耶!”

 

你们去了他从前常去的网球场。

从握拍开始,他一步步带着你找球感,教你怎样击球,温柔而耐心。你知道他很久都没有再打网球了,但他的动作仍然是那么从容,并不见一点生疏。练习的间隙,你偏头看他完美的侧颜,是不是,许多年前的那个少年,也是这样开始的?

在练习的过程中爱上网球,然后加入校网球队,成为副队长,遇见了很多朋友,代表青学参加比赛……你能感觉到,面对网球,他的目光不一样,带着无边的炽热,是徜徉其中挥洒汗水的愉悦,是从未改变过的坚定信念,是对昨日少年的一丝贪恋和缅怀——

“大石!”

清越的男声带着难以抑制的激动,你听见球拍“咣当”落地,眼前早没了他的身影。

你也认出了这个声音。此刻,平时一向稳重的大石飞奔而去,甚至在中途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鞠万!”

那个人也还是旧日模样。

球场门口,昔日的两位战友紧紧相拥。

初晴万里,天边明澈,流云不歇。远望处,一片湛蓝,万抹洁白,像极了青学队服的颜色。

世间为衬。

经过数个呼吸的时间,他们放开了彼此。

你捡起地上的球拍,向他们走去。

两人的神情中留有缱绻,再次对视了许久,一切尽在不言中。深冬,无风自寒,但当他们的视线转向你手中球拍的那一刻,空气中有火焰在燃烧。

“战!”大石先开了口,手一寸一寸地抚过球拍,眼神认真,热忱的笑容中飞扬着你很少见到的不羁与豪气。

“战便战!”鞠万仰起头,拿过球拍在手中转了一圈,神色与大石一般无二。

曾经的黄金双打第一次站到对立面,球场上你来我往,寒冷没有将他们的速度和招数削弱分毫。默契如他们,对彼此的招数和习惯早已烂熟于心,胜负难分。

你站在场外,思绪飘回了从前。从前,微风花草香,峥嵘岁月稠。这就是青春吗?青春是什么呢,是海天一色,是雨后长虹,是纯净的心声,是绚丽的流光。是年少初遇的美好,是并肩向梦想前行,微笑与泪水长伴、酸甜苦辣尽在其中,是历久弥新的色彩,是一生的回忆,再疯狂也绝不后悔。

是此去繁花似锦,再相逢依然如故。

就如同场上的二人一样。

他们最终也没有分出胜负。下场时,却像从前赢球时一样击掌,然后跳起、胸口相撞,同时坐到长椅上。大石拿出水喝了一口,顺手把水杯递给鞠万,拍了拍对方的背:“今天怎么会到这儿来?”

鞠万接过水毫不客气地灌了一口:“就想随便出来转转,反正我家也在这一片嘛,没想到你会在啊。”他把气喘匀,看了一眼你的方向“她是谁呀?”

“哦,我……我表妹。”不怪你家大石,他真的很心虚啊。

“哟,你表妹?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啊?”

顿时,这位老相识收到了你关爱智障的眼神。

你背着手笑眯眯地走过去,没想到今天赶了个巧,能见到这只活宝:“鞠万,你好呀,我以前总听大石哥哥提起你呢!我是大石家的小吉他。”

鞠万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你说你是啥?”

大石无奈地看了你一眼,很没技术地打了个圆场:“今天是她生日,我陪她玩。”

好在鞠万没深究:“哦这样~生日快乐哈!诶我说大石,你给人家买礼物了没有?”

你其实不用要礼物的,但大石在你说话之前抢了先:“待会去。”

你心底冒出了粉红泡泡:“诶??”

 

(四)画眉深浅入时无

这场邂逅告诉你们,有些事,有些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消磨,请你们务必记住。

临别时,你们与鞠万互道了新年快乐。

你和他没有回家。在外解决了午饭之后,他直接带你去了一家商场。

你本来默默腹诽自己本来就是个吉他还买什么东西,反正今天过后什么都用不了了,但刚进商场你就改变了主意。

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你估计了一下他的财力,然后……

“大石,我要这个!”

“好。”

“我还要这个!”

“好。”

“嘿嘿,这个!”

“好。”

“这个!”

“好。”

“还有这个!”

“好。”

他没有阻止你,哪怕这些东西你根本用不上。

最后,你站在一家化妆品店前,眼睛发亮。

“小吉他?”他轻声叫你,“你不是才十五岁吗,抹这些对皮肤不好吧……”

“啊?不过只有一天……呃已经不到一天了,应该没什么关系?我就试试?”

你直接跑进了店里,他失笑,拎包跟在后面。

女孩子终究是爱美的。坐在镜子前,你端详着上妆后的自己:“大石,我是不是比原来好看点了?”

你从镜子里看见他凑过来,心跳慢了半拍,只听他认真地说:“这边眉毛……嗯,还可以再描一描……我来吧。”

他拿过眉笔,很仔细地一遍遍描画,虽然上午打了一场球,他身上好闻的香皂味依然很清晰。

“好了。”

“今天你最美。”

 

(五)灯火阑珊处

你今天过得好开心好开心。

他带你去看电影了,这又是你没想到的,你一直觉得他内心很细腻,但是那种体贴的细腻,不是这种用人类的话来讲叫做“会撩”的细腻啊!对此,他沉默了几秒钟:“你说你以后不能来了。不知道你们的世界里有多少能做的事情,你陪伴了我那么久,给我带来那么多快乐,我却一直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我想让你今天的每时每刻都是充实的快乐的也是幸福的。”

你想说,你的世界也很好。

但你的世界里没有他,而对你来说,他是最好的。

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了,多感受一会属于他的温柔吧。

 

回到家,他去做饭。你坐在窗边,看金红色的云霞翻滚成浪,落日在地平线下沉没,很快地,华灯初上,夜色渐渐吞噬了蔚蓝的天空。

离别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晚饭后,你拉着他远眺,没有开灯,窗前有两个朦朦胧胧的剪影。

无星无月,但有万家灯火繁华,设计感强烈的建筑高低错落,无数玻璃映着流光溢彩,将暗沉的夜空照得一片明亮。群山的轮廓在远方若隐若现,神秘而又令人向往。

坐在你身边的那个人看着东方明珠耀眼的光芒出神,你看到他眼里盛着光,如繁星闪烁。

“大石……大石?”

“……嗯?”

他看向你,眼里仍有星光点点。

“好看吗?”

“……很好看。”

“可你看起来……”

“我在想,有些事情真的很不可思议呢,就像我本来并不知道世界上会有你的存在。我有时甚至觉得,自己也不是真实存在的,其他的人和事更是这样……”

“世界有很多个,但你就在你所处的这个世界里啊,这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了,你只需要考虑让自己和身边的人过得更好。就说鞠万吧,你们是从一条路上走过来的朋友,难道你认为这也不是真实存在的吗?”

“我不知道……他不一样。我们已经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了,那些情感,我不能确定。”

“是不能确定还是不敢确定呢?大石,你要相信,有些情谊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在不断前行的同时,别忘记常回头看看过去的美好,也许你所说的情感,一直在原地等着你。”

“今晚我就认为你说的是对的吧。”他忽然笑了,“介意我弹弹你吗?”

“不介……什么?”趁你愣神的功夫,他已经抱来了他的吉他,也就是你的本体。

你的心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能与他产生共情。

吉他声萦绕在黑暗的屋子里,紧接着是他低沉的歌声。

“推翻心中所有的错觉

这幻觉都错了

在你笑容里找的特别

原来竟和别人没有区别

以为比朋友近一些

却发现比陌生人还遥远

能信什么直觉

默契都是假的伴一点点巧合

埋藏在你身边静静留下你对他的选择

暧昧都是假的空气中微薄的温热

也许在你身边不如他的一刻

快乐伤悲全都像是真的落在了心中

却也藏着所有遗留的情结

默契都是假的伴一点点巧合

埋藏在你身边静静留下你对他的选择

暧昧都是假的空气中微薄的温热

也许在你身边不如他的一刻

也许这一刻的真实不如假的”

烟花易冷,余烬犹温。

 

(六)晚来天欲雪

曲罢。

天边不知何时纷纷扬扬地下起了雪,是世间最纯净的白,隔绝了一切喧嚣纷扰,将忧伤化为心灵的宁静。

南方的雪真是不多见,可能是因为今年格外冷的缘故吧。

夜已深。

分针指向11。

五。

“小吉他,谢谢你。”

四。

“别这么说……不该是我谢谢你吗?

三。

希望明年的你要开心啊,

二。你攥住他的手腕,将一个吉他印记覆上。

记住我说的话!对了,

一。

我……新年快乐!!!”

2019年1月1日,0时0分0秒。

瞬间,你化作一束光,钻进他怀中的吉他里。

他的手腕上还残存着你指尖的温度。

其实你想说,你喜欢他好久了……

不说也没有关系啦。

再见,在来年,不,在今年冬季的初雪时节。

End.

————————————————

那五个“好”忍不住延用了超哥自述的五好男友标准[捂脸.jpg]

还有就是超哥唱的《假的》

嗯……别打我

btw昨天上海还真的下雪了呢

生日快乐!

【北西】不知道起什么名字反正就是一辆车

一辆婴儿学步车

篇幅不长

只是受到西钊刺激所以想炖肉了

但是写得不好qwq

文渣 求轻喷

——————————

影界。

北淼飞快地穿过重重幽暗,检查着每一个可能藏人的地方。终于,在一个房间外,他破门而入。

“西钊!”

单薄的身影蜷在阴暗的角落里轻轻颤抖,止不住的破碎呻吟传来,密闭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甜的气息。

北淼冲了过去,一把捞起角落里的人儿圈在怀中,他瞬间感受到了滚烫的温度:“你怎么会在发情期?”

Alpha熟悉的信息素扑面而来,强大而又安全。西钊原本防备的身体瞬间松懈,放心地靠在北淼怀里,脸上仍泛着不正常的红色,额间有汗珠滴落,他却依然仰头笑了笑:“所以他们不知道……没……没人能对我怎么样……”

答复他的是一个急切而霸道的吻。

 

全文链接↓

https://shimo.im/docs/f56dc6b2090f48d4

 

铃声突然响起,北淼顺着声音的来处扒拉出手机。那一边传来炘南的声音:“暗影五护法都解决掉了,西钊找到了吗?”

“嗯。”北淼语气平静,“我和西钊在一起,他很安全。”

三言两语挂掉电话,北淼把手机抛得远远地,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西钊。

西钊默默地抖了抖,自己都够了他居然还没要够。

“北淼……要不,呃……我们回家再做好吗……”

“不好。”

End.

——————————

真不敢想象这是我写出来的qwq

用abo世界观只是因为,不用这个设定真的写不下去啊qwq

【一些喷薄欲出的】留取丹心照汗青

鸿影:

在很多年前,第一次读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时候我还小,不理解这当中的含义有多伟大,我甚至有一点觉得他是在求名,而更喜欢几百年后另一个人写的“忠贞自是孤臣事,敢望千秋义史传”。


直到我深入了解他的故事,他的诗歌,他在那七年里心路历程的转变。我看着他从求死到求活再到求死的心态变化,对他愈发敬佩、也愈发心疼。


他奉朝廷命令出使元营的时候,被挟持北上的时候,曾经想过以殉国来拒绝受此侮辱,是家铉翁、那个羁押北地十九年的南宋苏武家铉翁阻止了他,对他说等到了北地事情不成,死未为晚,他理解和接受了,并在后来多次表达对这个忘年交好友的感激与牵挂。


后来他和部将一起从元营逃脱南行万里,历经九死一生匡扶社稷,他有很多次死在途中的机会,但他都活了下来,我至今记得读《指南录后序》看到一连串几死时的震撼,如果他就那么死了,仍不失为英雄,只是他在青史中的光焰,将不会比其他亡国时的忠臣烈士更加耀眼。


入狱之后的他经历过激烈求死,到看开生死,再到绝望求死的几个阶段,没能死在崖山对他来说是精神折磨,以至于写出“悔不当年跳东海,空有鲁连心独在”的句子,那种你目睹你的战友你的国家消失在眼前,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的感觉,该有多痛苦和绝望啊。


读指南后录卷三的时候,我看到他和一些道人交流后流露出的超脱生死的态度,以为他应该看开了,彻彻底底的看开了,直到我读到他人生最后一年半的诗歌,读到他写自己备受折磨的那些句子,看着他绝望地发问“苍苍竟何意,未肯丧斯文”,看着这个坚韧乐观的人近乎发狂地一心求死,我心痛欲裂。


然而他还是在炼狱千日里坚持了下来,他从未动摇过意志,从未向他的敌人屈膝,他在狱中编辑诗集的时候,将“留取声名照汗青”改成了“留取丹心照汗青”,因为他明白了,作为最后一名宋臣,最后一根汉人的脊梁,他需要以自己的生命将道义传承下去,而绝不仅仅是自己的名声,去唤起百年后那批人的卷土重来,他将自己化为了一道不灭的光,而这句诗也和他一起做到了永耀汗青。


崖山禽得到燕山,此老从容就义难。


生愧夷齐尚周粟,死同巡远只唐官。


雪平绝塞魂何往,月满通衢骨未寒。


一剑固知公所欠,要留青史与人看。




湘水萝衣:



    今晚又和 @鸿影 太太说起来文丞相,夜不成寐,只想试图把心中的话写出来十分之一。




    先来大致说一下,文丞相,到底经历过什么难以想象的折磨。




    每次我有意无意地抱怨一句北京冬天冷得令人发指,我们总是会想起来,七百三十多年前,大都的冬天也是这么冷的,甚至比现在还要冷。而当我坐在有暖气的宿舍里敲字的时候,那个人漏雨的牢房应也是漏风的——那该是怎样地寒风时时灌进来,四壁附了点水就要结冰啊。北京的北风刮在人脸上手上,刀子一样。




    而根据他的描述,更受罪的还是在夏天——《正气歌》的序里是这么写的:“当此夏日,诸气萃然:雨潦四集,浮动床几,时则为水气;涂泥半朝,蒸沤历澜,时则为土气;乍晴暴热,风道四塞,时则为日气;檐阴薪爨,助长炎虐,时则为火气;仓腐寄顿,陈陈逼人,时则为米气;骈肩杂遝,腥臊汗垢,时则为人气;或圊溷、或毁尸、或腐鼠,恶气杂出,时则为秽气。”




    按照他的估算,牢房的尺寸大概是2.5m*10m,从“南房并北房”这句大概可以推断出牢房是南北向,即长10m的是东西边。“春院閉天黑”,阳光从来就照不进来。




    而暴雨一次次地淹掉这半地下的牢房。




    《五月十七夜大雨歌》、《七月二日大雨歌》——他全都写下来了,水积了二尺深,“浮动八尺床”,把牢房中的秽物泥污都漂了起来,和着夏日的炎热之气腐臭难当。




       而他——他站在那二尺深的水里忍受着恶臭,两首诗的结尾竟然分别是“但愿天下人,家家足稻粱;我命浑小事,我死庸何伤”和“遗书宛在架,吾道终未亡。”




       他被压在低到不能再低的泥尘里,可他想的是天下百姓是人间正道,是光明熠熠的河岳日星。




       干戈寥落四周星,又是一年北上三年囚禁。崖山他看到了,一朝天昏风雨恶,炮灰雷飞箭星落,流尸漂血海水浑,昨朝南船满崖海,今朝只有北船在,他眼睁睁地看着故国覆亡在无边无际的长天残阳里,可他无法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投海殉国。他看着生民凋敝看着旧城空空看着杜宇啼泪成血,五年前还登郁孤台北望江山,而谁知四年间连南国的江山都纷纷凋零尘土?




    痛若酷罚,无以胜堪……




    他的妻子和女儿被元人掳作奴隶,而他收到女儿的哭诉又能怎么办?




    “教柳女、环女作好人,爹爹管不得,泪下哽咽哽咽。”




    “痴儿莫问今生计,还种来生未了因。”




    “二儿化成土,六女掠为奴。”




    “朔风吹衣白日黄,一双白璧委道傍。”




    可他还说了什么呀——“呜呼三歌兮歌愈伤,非为儿女泪淋浪!”




       从留梦炎这种无耻小人,到德祐皇帝,再到元朝高官到忽必烈自己,一个一个地去劝降,一个一个地告诉他,你的国已经亡了,你的国已经亡了,你的国已经亡了,你的国已经亡了,不如在这里做个宰相,不如在这里做个宰相,不如在这里做个宰相,不如在这里做个宰相。




       我想大概还有一句,答应了,立刻放欧阳夫人柳娘环娘。




       他何尝不愿一家人好好的,除夜共饮屠苏酒,好好地看着柳娘环娘生长得如花似玉嫁个好人家啊。




       可是他能怎么办啊他能怎么办啊?




       1279年11月到1283年1月9日,整整三年两个月,一千多天啊!




       除去上述七气,还有接连不断的疫病。“近来烦恼障,左目忽茫茫”、“泪如杜宇喉中血,须似苏郎节上旄”、“身生豫让癞,背发范增疽”、“疾病连三次,形容落九分;几成白宰相,谁忆故将军”……我最心疼莫过《正气歌》序里那句“余以孱弱”,他本不是风沙战场里长大的战士,他是文人是书生是贵公子,这哪一样对他而言不是痛苦难当,哪一次疫病不能要他的命……可他能怎么办啊他能怎么办啊?




       “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今日形骸迟一死,向来事业竟徒劳”,“劳劳空岁月,得死似登仙”……




       他终于还是开始求死了吗,那个写“江流如此,方来还有英杰”的人去哪里了,三年三年,要是怎样残酷的持续折磨,才能把这永不放弃希望的人变得这样一心求死……




       他的最后一首诗写在至元十九年五月,那之后元人没收了他的纸笔——他再也不能将一切血泪喷薄于纸上了,再也没有诗歌能让人传唱出去,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承载他的呻吟他的绝望和他永远不变的丹心和热爱……之后那半年,支撑他继续活下去的,只有内心的道义了,只有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天地正气了……




       苍天何忍。




       我不知道,没有了诗歌陪伴的这半年,他是怎样靠着一根已经脆弱至极的意志之弦死去活来地坚持下来的。




       到了至元十九年腊月初八,忽必烈把他从牢房里叫去的时候他依然直立不跪。于是那些“左右”——用“金挝”(应该类似于铁棍)去打他的膝伤。




       去打他的膝伤,试图让他跪下来。




       人可以没人性到这种程度。当时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觉得那棍子直接打在我心上了。




    鸿影太太说她没找到关于膝伤的记载,那只能推测为长年累月的折磨使然。




       但他撑住了——那么饱受折磨的孱弱的人,他撑住了……他终究不会对着新朝下跪。




       忽必烈问他你究竟想干嘛。




       他昂首:“只求一死。”




       三年多了,离崖山海战,快要过去四年了。太迟了,太迟了,他当初就多么想和陆秀夫丞相他们一样慷慨赴死。




       鸿影太太说,她从前不懂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一直觉得二者没什么区别,直到她深入了解了文丞相的故事。




       我想我也是一样。




       关于他为什么那样求死,却又那样拼了命地活着。




       关于所有的黑暗,和他成为的那种明亮。




       而在这之前,我并不明白“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真正意味着什么。




 




       王炎午那篇文章,真的折磨我。在恶心我之外,有真的折磨到我的地方。




       在当时,文丞相怎样死,才能毫无疑义地青史流芳?如果他真的死在了狱中或道中,他的光辉能否和现在我们所知道的一样?




       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是元朝的统治者,也抛却了试图劝降他的奢望,在无法折服这个人的情况下,我会希望他怎么死,把他给亡宋遗民的精神力量减到最小?




       我也很快想到了答案——我希望他在哪一场大病中悄无声息地死在狱中,由我们的人悄无声息地找个地方埋掉,然后随便篡改史书,至少把他写得不那么耀眼光辉。




       而我觉得,他拼死也要活下来的原因之一,也正是担心这件事情的发生。




       他写给挚友邓光荐的诗里有这么一句:“死矣烦公传,北方人是非。”那二十首《己卯十月一日至燕越五日罹狴犴有感而赋》里的第八首也这么写:“亡国大夫谁为传?只饶野史与人看。”他真的太害怕自己死得不清不楚自己的传记也写得不明不白了——他多害怕自己所有的磨难和遭遇终究无人知晓,多害怕自己一片丹心无损却被不明不白地说成贪生怕死?




       邓光荐说,愿意追随文丞相作战的人,都不仅仅是忠于宋朝了。他们也忠于他,趋之者亡家沉族折首不悔,那么多人为保护他而义无反顾地赴死,他又怎么能辜负这些人。




       宋已经亡了,但他就是宋,正气扫地山河羞,他就是正气。他必须担着这些,必须担着亡宋不灭的最后火种,必须成为能支撑被征服者有朝一日义帜再奋起的精神力量源泉。他是大宋的状元宰相,是大宋最后的孤臣,天下道义所望,都系在他一人身上。




       他不仅仅是想要留取丹心照汗青,他是必须留取丹心照汗青——这是他一路走过来唯一的选择,用他一人的先求生后赴死,换取人间最高贵精神的诠释,换取天下正道的永生,换取百年后风云复起日月重开大宋天。




       所以元人怎么折磨他,他都不能轻易求死。他要活着,他要证明,他必须活着,他必须证明,宋的状元宰相有硬骨头,宋的士大夫有硬骨头,宋人有硬骨头,所有的被征服者中,总有人有硬骨头。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也是他唯一能做的。




    他是最后的抗争者,他必须把火种传下去,他必须留下希望,这场一个人对抗一个新的朝代一个人对抗天下大势的战争,他必须胜利。




       天下所望成人,天下所望杀人……一层一层抽丝剥茧,总是看到更痛苦的东西。




       我太心疼他了,他要承担的,太多了。




       不论是他自己心中的道义,还是外界对他的期望,这都既是一切的力量也是一切的枷锁,而他抬起头望见星辰。他选择以孱弱文人之身把这些全担起来,担起来一整个朝代,担起来一整个时代。




       




    但这终究是他的决心,他的选择。




       若周遭尽是黑夜,那我便作撕开光明天幕的第一人。




       就算生何不辰无力宛天回,纵然国破家亡将酷罚历遍,也相信人间正道不朽不灭,海晏河清的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我总是想象最终走上刑场的他。那一日大都千里飞雪,更落上他白尽的发。可他会站在那里,他会是方圆百里的宋人中唯一不曾流泪的那一个,仿佛二十七年前新科状元登第,满城伴着春风踏起马蹄声扬起桃花浪,而他站在那龙阁凤阙最高处,围观他风采的亦是台下人群如潮。




       复何憾哉,复何憾哉!




       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公元1283年1月9日,宋右丞相信国公文天祥于柴市就义,南乡拜而死。观者万人,无一不涕下。




 




       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正气未亡人未息,道在光明照千古。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写到这里时心情竟已不似最初起笔时悲愤欲啼血。每一次写他,画他,或是去看他,到最后总是内心正气充盈,仰见高天明月,俯拜千古河山。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




       再拜文山先生。




 




       2018.12.05


冒泡。。。

想写文。。。

鬼知道自己为啥要发这个。。。碎碎念。。。

困。。。神志不清了。。。


【Armor Heroes】片段

英语作文预警again

片段来自第40集,有删改。

私心西中tag

应该不会让人读不下去吧……

 

Storm Eagle——风鹰(东杉)

Black Rhino——黑犀(北淼)

Earth Tiger——地虎(坤中)

翻译真的搞笑x

————————————

Storm Eagle frowned and looked at the treatment room anxiously. He was worried about his companion EarthTiger who was badly hurt in the battle. Black Rhino walked up and down, finally sat back on the chair and made the chair shaking. 

‘Umm…we must wipe out the betrayer…’ Storm Eagle sighed, hesitating for a moment and expressing his idea uncertainly. Suddenly, Black Rhino stood up and interrupted Eagle’s speech. ‘I do have told him. We shouldn’t show our mercy to the enemies, or we will injure ourselves.’ He felt very angry and his face twisted, just as an irritable rhino. 

While they were talking, the Commander analyzed the data quickly. She turned to them when hearing these words. ‘The betrayer?’ she asked.

‘He hurt Tiger. I surely know. He cannot forget his past all along.’ Rhino answered in an angry voice.

At this time,Earth Tiger opened his mouth and seemed to make efforts in saying something. Gradually,his voice became clear ‘He had not……the fact didn’t like what you think……I…I believe him.’ All his companions rushed to the window of the treatment room,telling him to stop making sounds because it will let his injury get worse. But he still kept using his all strength and tried to make several complete words. 

‘Intuition……’

‘Observation……’

‘Check……’

‘Judgement……Ah!’*

Tiger’s fingers suddenly bent with pain. His pale face revealed his suffering and his chest rose and fell heavily.

‘Please take good care of yourself first!’ Storm Eagle shouted worriedly.

Black Rhino turned his head and looked away. ‘How stupid!’ he said in a bad temper. ‘I can’t understand why he always trust that guy without any reasons. Even now!’

Unlike the two men, the Commander frowned silently. She folded her hands together and started thinking.

What should she do now?

——————————

*“直觉,观察,查证,判断。”——老者对坤中

语法错误请务必指出!

有个东美小细节x文章开头的东杉的皱眉&美真结尾的皱眉啊哈哈哈

西钊小天使又没有正面出现……下次补一个单人向给他好了xd

“风吹雨成花 时间追不上白马 你年少掌心的梦话 依然紧握着吗”——《时间煮雨》

心中钝痛😭

拜托奶茶:

我在想


会不会有一天


闫安真的把所有人都聚齐了


井柏然和付辛博坐在了一起


还有李易峰


还有当年所有的好兄弟


大家围坐一桌


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一同端起面前的酒杯


高举碰杯


说一句


敬Kimi



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真干净。

【南明/填词/夏完淳】胡笳千古恨

“君不见青山,豪杰冢化尘烟”
昔年的慷慨与悲哀皆化为后世书中几个冷冰冰的字眼。如此残酷,我因此知道了这个少年。
“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非常愧疚地说,当时读这首《别云间》并没有太多的感受,山河破碎亡国之痛历来是末代文人笔下最常见的题材。
而在已经逝去的历史面前,我们除了歌咏叹惋,还能做什么呢。
那我们就继续吧,以歌承情,以诗慨叹,以不死的文字缅怀和记念,让精神永存。

其实,他成为我最喜欢的诗人也是从那一阙《南仙吕》开始的……

哇《即事》里“雄风清角劲,落日大旗明”那句真的是……

鸿影:

今天是阴历九月十九,存古的忌日。在读他的诗歌时,曾经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这个天才少年可以生在唐朝该多好,就算无法与李杜争辉,想也不会在初唐四杰之下,可惜上苍让他生在了一个最残酷、最绝望的时代,注定要以更加惨烈也更加光辉的方式留名于后世。

依然是集句填词,可能是赶时间(差一点错过忌日)/沉迷宋末冷落南明太久的缘故,不太满意这次填的状态,但还是发上来以表纪念吧。

----------------------------------------

胡笳千古恨

原曲:夜的钢琴曲八(谢 @湘水萝衣 建议)

填词:鸿影

故国无限伤心夕照中

往事思量一晌都成空

十里隋堤翠烟笼

谁识昨岁旧陈宫

日月蒙尘无光烈皇御六龙

梦中又忆先文忠

泪洒阊阖生悲风

我欲他乡归来振翼耻臣戎

谁知反入罗网中

呜呼磅礴几时通

复楚情何极亡秦气未平

雄风清角劲落日大旗明

缟素酬家国戈船决死生

忍听胡笳月临城

谁怜横笛泣新亭

犹望二十年后北塞请长缨

金沟御水自西东

澹烟衰草有无中

满腔心绪向谁论世间英雄

袖中宝刀霜华重

此事千秋竟成梦

山河万古在犹自拱旧京

楚囚西去泪如倾

悲歌茫茫帝子灵

缟素酬家国戈船决死生

忍听胡笳月临城

谁怜横笛泣新亭

犹望二十年后北塞请长缨

犹望二十年后北塞请长缨

【原句出处注释】

1、故国无限伤心夕照中,往事思量一晌都成空,十里隋堤翠烟笼,谁识昨岁旧陈宫,夏完淳《一剪梅·咏柳》:“无限伤心夕照中...昨岁陈宫,今岁隋宫。往事思量一晌空,飞絮无情,依旧烟笼”

2、日月蒙尘无光烈皇御六龙,梦中又忆先文忠,泪洒阊阖生悲风,我欲他乡归来振翼耻臣戎,谁知反入罗网中,夏完淳《细林野哭》:“烈皇乘云御六龙,攀髯控驭先文忠。君臣地下会相见,泪洒阊阖生悲风。我欲归来振羽翼,谁知一举入罗弋”

3、呜呼磅礴几时通,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

4、复楚情何极亡秦气未平,雄风清角劲落日大旗明,缟素酬家国戈船决死生,忍听胡笳月临城,夏完淳《即事》:“复楚情何极,亡秦气未平。雄风清角劲,落日大旗明。缟素酬家国,戈船决死生!胡笳千古恨,一片月临城”

5、谁怜横笛泣新亭,夏完淳《秋夜感怀》:“征洪非故国,横笛起新亭”

6、犹望二十年后北塞请长缨,夏完淳《狱中上母书》:“兵戈天地,淳死后,乱且未有定期。双慈善保玉体,无以淳为念。二十年后,淳且与先文忠为北塞之举矣”

7、金沟御水自西东,夏完淳《一剪梅·咏柳》:“金沟御水自西东,昨岁陈宫,今岁隋宫”

8、澹烟衰草有无中,张孝祥《浣溪沙·霜日明霄水蘸空》:“霜日明霄水蘸空。鸣鞘声里绣旗红。澹烟衰草有无中”

9、袖中宝刀霜华重,此事千秋竟成梦,夏完淳《易水歌》:“袖中宝刀霜华重,此事千秋竟成梦。十三杀人徒尔为,百二河山俨不动”

10、山河万古在犹自拱旧京,楚囚西去泪如倾,夏完淳《由丹阳入京》:“万里山河拱旧京,楚囚西去泪如倾”

11、悲歌茫茫帝子灵,夏完淳《秋夜感怀》:“无限悲歌意,茫茫帝子灵”

生查子·月出

月色半红楼,皎皎斜窗牖。
披衣剪凤烛,悄坐滴莲漏。
手拈相思结,泪洒鸳鸯绣。
两处共孤轮,好梦人归后。

一剪梅

几点寒鸦遮乱云,落晖沉沉,灯火黄昏。
笙箫何处写红尘,远树纷纷,暮霭氤氲。
俦侣欢笑满巷闻,夜降无痕,掩我孤身。
欲将热泪暖伤心,怎奈寒深,风过难存。